<acronym id="aseiu"></acronym>
<acronym id="aseiu"><optgroup id="aseiu"></optgroup></acronym>
華聲在線:五十年前,“路橋湘軍”這樣為國慶獻禮…… ——寫在橘子洲大橋通車50周年之際
發布時間:2022-10-08 09:35:41

編者按:2022年9月30日,正值橘子洲大橋(原長沙湘江大橋)通車50周年紀念日。據報道,50年前,全省有80萬人次參與了這座重點工程的建設,而“路橋湘軍”也在其中貢獻了重要智慧與力量。本文走訪了數位當年的參建者,以期通過他們的回憶,一定程度上展現“路橋湘軍”視角的建橋故事,探知點滴故事背后的精神與傳承。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通訊員 蘇美滋


橘子洲大橋_副本.jpg

1972年9月30日,國慶前夕,長沙湘江大橋建成通車。

寬闊的雙向四車道上,人群與汽車方陣昂首邁過,開啟了長沙兩岸跨江發展的新征途。

它是全國最大保存最完好的雙曲拱橋,創造了令人驚嘆的國內吊裝記錄,更凝結了80萬人次的勞動成果。

而“路橋湘軍”,也是其中一支勁旅。


(一)群像:激情燃燒的歲月

“開工典禮是在1971年9月6日”,半個世紀過去,已經85歲高齡的謝建祥,至今還記得這個特殊的日子。

那一年,謝建祥正在湖南省陸運公司工程隊(湖南路橋前身)從事鉆機施工。從1954年參加工作以來,他跟隨“路橋湘軍”征戰三湘四水,先后參與過大慈公路、黃虎港大橋、茶陵大橋等工程的建設,有一手過硬的鉆機技術。

9月,湖南省決定修建長沙市五一路湘江大橋。省陸運公司決定抽派工程一、三、六隊和機械隊吊裝分隊參加大橋建設。參與施工的單位還有大橋五處、省機械化施工站、省、市建筑公司等,以及長沙市組織的民兵一、二團和輪流參加義務建橋的人員。

謝建祥就這樣來到湘江大橋施工現場,負責東引橋的樁基鉆孔施工。同樣做樁基施工的還有幾十位同事,而其余的人,也都分別被安排到拱肋預制、吊裝,以及鋼筋籠制作、木工、鋼圍堰等施工崗位。

每天早上六點半,當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送《新聞和報紙摘要》,年輕的建設者們就出發前往工地現場,開始一整天的忙碌。工地實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但大家的工作都超過了八小時,加班到夜里十一二點是常事,施工現場總是人頭攢動,到處熱火朝天。

“那時候年輕,從來不叫苦,也沒休過一天假”,今年70歲的彭正明回憶道,“大年三十晚上都沒回去,在水下過的年”。

彭正明是長沙縣人,來湘江大橋工地前,他剛參加完湘黔、枝柳鐵路建設,因為表現突出,被選拔來到這座重點工程,擔任民兵二團的一名連長。也正是在大橋修完后,他和一批民兵團的戰友均被分配到省陸運公司工程隊,正式成為“路橋湘軍”的一員。

那個除夕夜令彭正明印象深刻,“冬天是枯水季,水深18米6,我們穿的背帶褲一樣的下水服,在鋼圍堰底下施工”,團年飯也是在工地上吃的,食堂很簡易,大家都圍在地上吃飯。他記得當晚的伙食不錯,還有滿滿一大盆紅燒豬腳。

謝建祥、彭正明和同事們都駐扎在湘江東岸的半湘街239號,房子外面是青磚麻石鋪的老街道,里面是老式的木樓板?!胺块g很長一間,就用竹子、木頭隔開、封好,女同胞勤快的就搞點報紙再貼一下?!敝x建祥說,有限的住宿空間被他們最大程度利用起來,“都不是床鋪,就把稻草墊到的,上面再蓋棉被,放床毯子,被子折得四四方方、清清澈澈的,上面再吊塊板子放點東西。但是隔音不好,如果講話聲音大全都聽得到”。

建橋期間,來工地義務勞動的職工和市民有很多,當時在長沙市商業局任總工程師的吳同鰲就跟隨單位組織去過好幾次,“為了降低造價、加快速度,那時候號召大家支持建橋工作義務奉獻,能夠來參加長沙第一座湘江大橋的建設,大家也都感到非常榮幸”,吳同鰲回憶,“我們到工地上搬器材、挖土方、挑泥巴、開辟施工場地,一干一整天,大家熱情都很高,也不覺得很辛苦?!?/p>

十余年后,吳同鰲因偶然的機會入職湖南路橋,發揮他土木工程專業出身的技術優勢,并與路橋同事們一起,參與了銀盆嶺大橋、猴子石大橋等橋梁的建設。


(二)特寫:預制吊裝的速度

長沙湘江大橋全長1250米,至今仍是國內最長的雙曲拱橋。這樣大規模的一座橋,僅用一年時間就建成了,不得不稱為一個奇跡。

為什么能建這么快?除了晝夜不休的“人海戰術”之外,湖南路橋集團原總工程師、在大橋建設中擔任吊裝工藝設計組組長的上官興認為:“有一個關鍵原因,就是預制吊裝?!?/p>

“我們的橋墩是半年修好的,這半年不能空著,所以采用預制的方法?!鄙瞎倥d說,在設計方案上,考慮到當時的實際情況,他提出將湘江大橋從原來的主河5孔5段吊裝100米,改為3段吊裝8孔76米。

承擔預制吊裝施工任務主力的,正是“路橋湘軍”。據了解,當時的省陸運公司工程六隊負責所有的預制梁制作,省陸運公司工程機械隊吊裝分隊和省機械化施工站負責吊裝。除此之外,打梁還需要調用大量的設備,“我把湖南路橋二十幾個設備都報上去了,他們就說馬上調”,上官興回憶。

人力物力兼備,在此之前,這支團隊已經有過浣溪大橋、臨澧大橋、醴陵大橋等雙曲拱橋纜索吊裝無支架施工的經驗,這為湘江大橋預制吊裝的施工打下了堅實基礎。

根據設計方案,大橋正橋17孔拱肋均采用纜索吊裝施工,引橋及支橋拱肋均采用滿堂式拱架施工。正橋76米跨之蓋梁、立柱以及正橋腹拱與全橋拱波采用預制吊裝,其余均為現澆。

以橘子洲為界,先吊裝西邊河段(9孔50米),后吊裝東邊河段(8孔76米)。在吊裝東邊河段時,因為河段較寬(644米)、吊裝構件較重(每根拱肋分三段吊裝,邊段長26.1.米、重14.7噸;中段長28.9米、重16.2噸),采用了雙跨連續纜索無支架吊裝方案。為加快施工進度,又采用兩組主索獨立平行作業,每組主索由6根¢39鋼絲繩組成,分別吊裝4根拱肋,并采用橫移(最大量3.3米)就位。拱肋吊裝采用“先松后焊”的合攏工藝。

吊裝時,全國來了100多批參觀團隊。兩岸豎起高聳入云的鐵塔,12根酒杯粗的鋼纜索橫空跨越644米的江面,在4號橋墩上,豎著一座高大的用萬能桿件拼成的塔架,架子頂上裝著兩組滑輪,12根鋼纜索從滑輪槽內通過。本來下垂的鋼纜索,被排架一頂,變成兩個半弧。

最終,這個“大跨徑一次架索四次吊裝”的自制設備,在湘江上創造了用64天時間吊裝1900多件,總重1萬噸的國內紀錄。

這一成果被日本土木工程界贊譽為中國20世紀70年代橋梁建設的杰出代表,而上官興提出的雙跨纜索無支架吊裝技術,獲得國家科委首屆科技進步二等獎,并在全國得到了廣泛的推廣應用。


(三)長鏡頭:“路橋湘軍”的賡續奮斗

繼參與修建長沙湘江大橋之后,此后的五十年間,“路橋湘軍”不斷續寫“湘江情緣”,服務于一代代長沙人民的過江需求。

1990年12月31日,在歷時三年的艱苦奮戰后,由湖南路橋承建的銀盆嶺大橋竣工通車。其最大跨徑210米為當時國內同類型橋梁之最、亞洲第三。大橋施工中,進行了10余項科技研究,達到80年代國際水平。

1998年,歷經兩建兩停的猴子石大橋重新啟動建設,湖南路橋擔當重任,并于2000年10月竣工通車。其5跨V型斜撐連續梁橋,是國內公路橋梁首次采用的結構形式,亦是我國首次采用三角形穩定性施工的大型橋梁。先后獲湖南省優秀設計一等獎和其他省市科技獎。

2020年12月,湖南路橋中標香爐洲湘江大橋項目,再次回到湘江長沙段架設主橋。如今的項目現場,一座座橋墩如蛟龍出水,聳立江中。在不久的將來,這座興“望”之橋將飛躍湘江,形成一江兩岸比翼齊飛、河東河西聯動協調的城市發展新格局,助力望城進入“湘江時代”。

從湘江走來,向世界走去。近年來,湖南路橋又相繼承建矮寨大橋、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觀音寺長江大橋、菲律賓卡馬拉尼甘大橋等重點工程,實現“八飲長江”“三跨洞庭”“問鼎矮寨”“橋品牌”出海等創舉,讓世界領略湖南橋梁魅力。

“橋品牌”屢結碩果,湖南路橋在公路、隧道、市政等領域同樣大放異彩,多點開花,在橋梁大跨徑、大直徑深水基礎樁、大斷面隧道施工等多領域形成核心技術,多次榮獲詹天佑獎、魯班獎、李春獎等國家大獎,以及“古斯塔夫斯·林德恩斯獎”“GRAA國際道路成就獎”等國際道路、橋梁最高獎,2018-2022連續五年入圍“ENR全球最大250家國際承包商”。

五十年歲月淘洗,五十年熱血依舊。從湘江大橋昂首邁過的那支隊伍,正向著“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交通基礎設施綜合服務商”之恢宏愿景,久久為功,闊步前行。


Media Coverage

媒體報道

華聲在線:五十年前,“路橋湘軍”這樣為國慶獻禮…… ——寫在橘子洲大橋通車50周年之際

編者按:2022年9月30日,正值橘子洲大橋(原長沙湘江大橋)通車50周年紀念日。據報道,50年前,全省有80萬人次參與了這座重點工程的建設,而“路橋湘軍”也在其中貢獻了重要智慧與力量。本文走訪了數位當年的參建者,以期通過他們的回憶,一定程度上展現“路橋湘軍”視角的建橋故事,探知點滴故事背后的精神與傳承。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通訊員 蘇美滋


橘子洲大橋_副本.jpg

1972年9月30日,國慶前夕,長沙湘江大橋建成通車。

寬闊的雙向四車道上,人群與汽車方陣昂首邁過,開啟了長沙兩岸跨江發展的新征途。

它是全國最大保存最完好的雙曲拱橋,創造了令人驚嘆的國內吊裝記錄,更凝結了80萬人次的勞動成果。

而“路橋湘軍”,也是其中一支勁旅。


(一)群像:激情燃燒的歲月

“開工典禮是在1971年9月6日”,半個世紀過去,已經85歲高齡的謝建祥,至今還記得這個特殊的日子。

那一年,謝建祥正在湖南省陸運公司工程隊(湖南路橋前身)從事鉆機施工。從1954年參加工作以來,他跟隨“路橋湘軍”征戰三湘四水,先后參與過大慈公路、黃虎港大橋、茶陵大橋等工程的建設,有一手過硬的鉆機技術。

9月,湖南省決定修建長沙市五一路湘江大橋。省陸運公司決定抽派工程一、三、六隊和機械隊吊裝分隊參加大橋建設。參與施工的單位還有大橋五處、省機械化施工站、省、市建筑公司等,以及長沙市組織的民兵一、二團和輪流參加義務建橋的人員。

謝建祥就這樣來到湘江大橋施工現場,負責東引橋的樁基鉆孔施工。同樣做樁基施工的還有幾十位同事,而其余的人,也都分別被安排到拱肋預制、吊裝,以及鋼筋籠制作、木工、鋼圍堰等施工崗位。

每天早上六點半,當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送《新聞和報紙摘要》,年輕的建設者們就出發前往工地現場,開始一整天的忙碌。工地實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但大家的工作都超過了八小時,加班到夜里十一二點是常事,施工現場總是人頭攢動,到處熱火朝天。

“那時候年輕,從來不叫苦,也沒休過一天假”,今年70歲的彭正明回憶道,“大年三十晚上都沒回去,在水下過的年”。

彭正明是長沙縣人,來湘江大橋工地前,他剛參加完湘黔、枝柳鐵路建設,因為表現突出,被選拔來到這座重點工程,擔任民兵二團的一名連長。也正是在大橋修完后,他和一批民兵團的戰友均被分配到省陸運公司工程隊,正式成為“路橋湘軍”的一員。

那個除夕夜令彭正明印象深刻,“冬天是枯水季,水深18米6,我們穿的背帶褲一樣的下水服,在鋼圍堰底下施工”,團年飯也是在工地上吃的,食堂很簡易,大家都圍在地上吃飯。他記得當晚的伙食不錯,還有滿滿一大盆紅燒豬腳。

謝建祥、彭正明和同事們都駐扎在湘江東岸的半湘街239號,房子外面是青磚麻石鋪的老街道,里面是老式的木樓板?!胺块g很長一間,就用竹子、木頭隔開、封好,女同胞勤快的就搞點報紙再貼一下?!敝x建祥說,有限的住宿空間被他們最大程度利用起來,“都不是床鋪,就把稻草墊到的,上面再蓋棉被,放床毯子,被子折得四四方方、清清澈澈的,上面再吊塊板子放點東西。但是隔音不好,如果講話聲音大全都聽得到”。

建橋期間,來工地義務勞動的職工和市民有很多,當時在長沙市商業局任總工程師的吳同鰲就跟隨單位組織去過好幾次,“為了降低造價、加快速度,那時候號召大家支持建橋工作義務奉獻,能夠來參加長沙第一座湘江大橋的建設,大家也都感到非常榮幸”,吳同鰲回憶,“我們到工地上搬器材、挖土方、挑泥巴、開辟施工場地,一干一整天,大家熱情都很高,也不覺得很辛苦?!?/p>

十余年后,吳同鰲因偶然的機會入職湖南路橋,發揮他土木工程專業出身的技術優勢,并與路橋同事們一起,參與了銀盆嶺大橋、猴子石大橋等橋梁的建設。


(二)特寫:預制吊裝的速度

長沙湘江大橋全長1250米,至今仍是國內最長的雙曲拱橋。這樣大規模的一座橋,僅用一年時間就建成了,不得不稱為一個奇跡。

為什么能建這么快?除了晝夜不休的“人海戰術”之外,湖南路橋集團原總工程師、在大橋建設中擔任吊裝工藝設計組組長的上官興認為:“有一個關鍵原因,就是預制吊裝?!?/p>

“我們的橋墩是半年修好的,這半年不能空著,所以采用預制的方法?!鄙瞎倥d說,在設計方案上,考慮到當時的實際情況,他提出將湘江大橋從原來的主河5孔5段吊裝100米,改為3段吊裝8孔76米。

承擔預制吊裝施工任務主力的,正是“路橋湘軍”。據了解,當時的省陸運公司工程六隊負責所有的預制梁制作,省陸運公司工程機械隊吊裝分隊和省機械化施工站負責吊裝。除此之外,打梁還需要調用大量的設備,“我把湖南路橋二十幾個設備都報上去了,他們就說馬上調”,上官興回憶。

人力物力兼備,在此之前,這支團隊已經有過浣溪大橋、臨澧大橋、醴陵大橋等雙曲拱橋纜索吊裝無支架施工的經驗,這為湘江大橋預制吊裝的施工打下了堅實基礎。

根據設計方案,大橋正橋17孔拱肋均采用纜索吊裝施工,引橋及支橋拱肋均采用滿堂式拱架施工。正橋76米跨之蓋梁、立柱以及正橋腹拱與全橋拱波采用預制吊裝,其余均為現澆。

以橘子洲為界,先吊裝西邊河段(9孔50米),后吊裝東邊河段(8孔76米)。在吊裝東邊河段時,因為河段較寬(644米)、吊裝構件較重(每根拱肋分三段吊裝,邊段長26.1.米、重14.7噸;中段長28.9米、重16.2噸),采用了雙跨連續纜索無支架吊裝方案。為加快施工進度,又采用兩組主索獨立平行作業,每組主索由6根¢39鋼絲繩組成,分別吊裝4根拱肋,并采用橫移(最大量3.3米)就位。拱肋吊裝采用“先松后焊”的合攏工藝。

吊裝時,全國來了100多批參觀團隊。兩岸豎起高聳入云的鐵塔,12根酒杯粗的鋼纜索橫空跨越644米的江面,在4號橋墩上,豎著一座高大的用萬能桿件拼成的塔架,架子頂上裝著兩組滑輪,12根鋼纜索從滑輪槽內通過。本來下垂的鋼纜索,被排架一頂,變成兩個半弧。

最終,這個“大跨徑一次架索四次吊裝”的自制設備,在湘江上創造了用64天時間吊裝1900多件,總重1萬噸的國內紀錄。

這一成果被日本土木工程界贊譽為中國20世紀70年代橋梁建設的杰出代表,而上官興提出的雙跨纜索無支架吊裝技術,獲得國家科委首屆科技進步二等獎,并在全國得到了廣泛的推廣應用。


(三)長鏡頭:“路橋湘軍”的賡續奮斗

繼參與修建長沙湘江大橋之后,此后的五十年間,“路橋湘軍”不斷續寫“湘江情緣”,服務于一代代長沙人民的過江需求。

1990年12月31日,在歷時三年的艱苦奮戰后,由湖南路橋承建的銀盆嶺大橋竣工通車。其最大跨徑210米為當時國內同類型橋梁之最、亞洲第三。大橋施工中,進行了10余項科技研究,達到80年代國際水平。

1998年,歷經兩建兩停的猴子石大橋重新啟動建設,湖南路橋擔當重任,并于2000年10月竣工通車。其5跨V型斜撐連續梁橋,是國內公路橋梁首次采用的結構形式,亦是我國首次采用三角形穩定性施工的大型橋梁。先后獲湖南省優秀設計一等獎和其他省市科技獎。

2020年12月,湖南路橋中標香爐洲湘江大橋項目,再次回到湘江長沙段架設主橋。如今的項目現場,一座座橋墩如蛟龍出水,聳立江中。在不久的將來,這座興“望”之橋將飛躍湘江,形成一江兩岸比翼齊飛、河東河西聯動協調的城市發展新格局,助力望城進入“湘江時代”。

從湘江走來,向世界走去。近年來,湖南路橋又相繼承建矮寨大橋、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橋、觀音寺長江大橋、菲律賓卡馬拉尼甘大橋等重點工程,實現“八飲長江”“三跨洞庭”“問鼎矮寨”“橋品牌”出海等創舉,讓世界領略湖南橋梁魅力。

“橋品牌”屢結碩果,湖南路橋在公路、隧道、市政等領域同樣大放異彩,多點開花,在橋梁大跨徑、大直徑深水基礎樁、大斷面隧道施工等多領域形成核心技術,多次榮獲詹天佑獎、魯班獎、李春獎等國家大獎,以及“古斯塔夫斯·林德恩斯獎”“GRAA國際道路成就獎”等國際道路、橋梁最高獎,2018-2022連續五年入圍“ENR全球最大250家國際承包商”。

五十年歲月淘洗,五十年熱血依舊。從湘江大橋昂首邁過的那支隊伍,正向著“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交通基礎設施綜合服務商”之恢宏愿景,久久為功,闊步前行。


上一篇: 紅網時刻:五十年前,“路橋湘軍”這樣為國慶獻禮
下一篇:最后一頁 返回列表